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紀律審查

【紀檢人·手記】父親的洗車機

時間:2018-11-26 09:45:05  來源:蒼溪縣紀委監委  作者: 趙仙榮

 

          同這個縣城大多數公職人員一樣,我的老家在農村。父母已年近七旬,仍然堅持田間耕作。縣城離老家雖然僅20多公里,我也在三年前買了小車,但似乎總有這樣那樣的原因,一年之中也難得回去幾趟。

今年年初的一個下午,父親打來電話,告訴我他買了臺洗車機:“賣貨的人說這家伙洗車得力很,周末一定要回來試一試啊!”父親音調爽朗,隔著電話都能感覺到他臉上皺紋里的笑意和期盼。忽然間,我一下子意識到自己已經有很久沒回老家了。

星期六照例睡了個懶覺,我才開車和妻子一道回去。

離家還有好幾百米,我就看到父親在屋前的田埂上張望,他穿著褐色的夾襖,深赭色的褲子,佝僂著背,遠遠望去,他幾乎與這片新翻的土地融為了一體。我的父親,這位和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的農民,越來越像這片沉默的大地了,我在心里暗暗感慨。父親滿頭的白發在這片土地上顯得異常突兀,以一種高貴的姿態彰顯著他的存在,我忽然有一種感覺,似乎那是這片土地上綻放出的銀色的花。

車還未停穩,父親就搬出了嶄新的洗車工具,高壓水槍、抹布、海綿等一應俱全。“瞧把你顯擺的,也不曉得端個凳子讓娃兒們先休息一會兒。”母親嗔怪著,急急地從屋里給我們端出熱茶。父親“嘿嘿”笑著,把水槍的一頭放進蓄水池,通上電源,打開噴頭,水壓非常足。

“不比洗車店的水槍差吧”父親得意地說。“不錯,不錯。”我立刻接過水槍,興致高昂地朝愛車走去。

第一次自己洗車,我和妻子興致都很高。這家伙用著真心不錯,大家交口稱贊:“好用,好用。”父親在一旁樂呵呵地看著我們,慢悠悠地說:“不要急。好好洗,外面要洗干凈,里面更要洗干凈。”

一會車便洗好了,干凈的愛車在陽光下看著格外舒服。父親仔細地擦著車身我們容易忽略的地方,意味深長地說:“都是明眼人,太陽下干凈才經得起檢驗。”我心中一頓,父親今天是咋啦?

吃午飯了,父親還在清掃戰場,收拾洗車工具,母親悄悄地告訴我:“你爹愛看個電視,之前看了《人民的名義》有些擔心,就想了這么個主意,讓你周末盡量多回老家,免得在城里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帶著吃吃喝喝,學壞了。”我心中一熱,父親,我寡言少語的父親,你的這番良苦用心我怎能辜負。

又是一個星期六。一大早,我便回到老家。剛搬出洗車工具,要兵爺背著個小背簍到家里來了。要兵爺年紀和我父母差不多,但要高一輩。

打過招呼后,他湊近我說:“聽到喇叭響,便知道你回來了。我家二娃說鄉上學校要搞綠化,你這個紀委書記給學校打個招呼讓他做吧,反正工程也不大,他一直都是做這個的。”話音未落,就從背簍里拿出一條七八斤重的干魚,直往車尾箱塞。

我急忙取了出來,放到他背簍里,連聲說:不得,不得!”他有些難堪,硬推了過來:“自個家魚塘的一條魚值不了幾個錢,都是鄉里鄉親的,就算是我的一點心意,你這樣推脫太見外了,又沒非讓你把事辦成不可。”推托了一陣,我也不知所措,畢竟父母還在農村,左鄰右舍的難免有個不時之需。看我猶豫,要兵爺提上背簍一溜煙跑了。

拿著這帶刺的東西我不知道怎么辦才好,父親也在一旁直嘆氣。過了一會兒,他對母親說:“等會兒還是你跑一趟,把東西還給人家,不要讓娃兒做違反紀律的事。”母親有些為難:“每次遇到這種事,你就讓我出頭。又不是什么貴重東西,我看娃兒們吃個魚也犯不著王法。”父親臉色鐵青,幾乎是吼了起來:“你說的輕巧,吃人嘴軟,拿人手短,他一個紀檢干部能去打招呼嗎?”看到父親真生了氣,母親不再多言,忙找了一個口袋裝上魚向要兵爺家走去。

吃過晚飯,妻子單位有點事,我們準備回城了。父親從屋里扛出一袋新米,母親從廚房里拿出幾包早已摘好的菠菜、韭菜、小芹菜還有我最愛吃的一小袋野生折耳根,那是他們頭天花了整整一個下午時間跑遍河溝地頭采的。他們將這些東西分門別類,整整齊齊地放到車上。

母親在一旁叮囑我們:“安心工作,我們身體還好,不要操心。”父親銜著煙斗,默默地跟在我身邊,在忽明忽暗的火光里,我看到父親眼中深深的不舍和期盼。

望著滿頭銀發的父親,我的鼻子有些發酸,兒時那份久違的依賴在心中氤氳。在他們身后的墻角,靜靜地躺著那臺干凈的洗車機,我向父親保證:“爹,下周我還回來洗車。”

(本文作者系四川省蒼溪縣紀檢監察干部 趙仙榮)
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分享到: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推薦資訊
昭化區:壩壩會上問作風
昭化區:壩壩會上問作
蒼溪縣:重拳整治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
蒼溪縣:重拳整治扶貧
朝天區:開啟“三四五”模式,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
朝天區:開啟“三四五
廣元市監委首例“留置”案開庭審理
廣元市監委首例“留置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